资讯资讯

江浙小企业联保模式恶化 银监会救急银行仍谨慎

澳门新葡亰亚洲在线    丨    2014.08.27    丨    1776


     7月28日,银监会对长三角、珠三角等互保联保“重灾区”发出一份通知,要求当地银行排查联保风险,并不得对负债企业单独抽贷。这视为缓解当地联保难题的一剂良药。
    所谓联保,是指中小企业联合担保贷款,即由3至5家企业设立联保小组,并签订协议,在借款人不能按约偿还银行贷款时,由联保小组成员承担连带责任的贷款。
    互联互保,一度被视为缓解融资难的金融创新,但2012年随着经济形势恶化,互联互保形势也陡然恶化,大批形势还不错的企业因为其担保的企业出了问题而受到拖累。
    银监会通知要求,银行降低互保联保贷款比重,确保每家企业担保客户不超过5户,并严格控制联保内单户贷款额度。同时还要求企业对外担保的限额原则上不得超过其净资产,防止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此外,银行不得单独抽贷,以防止担保圈企业由于资金链断裂造成大面积倒闭,引发区域性金融风险。
    距离政策发布时隔一月有余,银行仍然保持观望态度,企业的困难能否缓解,或许还需要时间来证明。
    企业被贷款“掐住脖子”
    在当地,除了一些上市企业相对好过一些之外,大多数小微企业都被联保贷款掐住了脖子。在他们看来,延长贷款期限,可能是唯一的途径。
    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因有4000多家中小企业,更因拥有6家上市企业曾被誉为浙江省“资本*镇”,风光无限。不过,这家江南五金城的企业*近却陷入了尴尬的境地,已经死掉一批家庭小作坊,小企业也出现倒闭潮。
    “除了店口镇的几家上市企业日子好过些之外,大约有80%的企业受到担保拖累”。浙江纯雨不锈钢管业有限企业董事长石传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石传明称,由于自己的企业已经抵押厂房设备房屋等,无法继续办理抵押贷款。
    从今年*季度的数据来看,曾给诸暨带来荣光的13家上市企业,10家企业的业绩大幅滑坡,其中五家企业已经陷入亏损境地,仅有三家实现增长。上市企业与小微企业在业绩上相差无几。但是,在融资方面,上市企业并没有遭遇小微企业的难题。盾安环境一位高管对记者表示,作为上市企业,一般很容易获得银行贷款,但是,目前企业主要依赖股票融资。
    另一家本地上市企业海亮股份相关人员称,企业融资的主要渠道是公开或非公开增发股票,还可以从香港境外融资,贷款利息比国内商业银行低不少,一般略高于3%。
    石传明曾试图找两家当地规模较大信誉良好的企业作为担保人,缓解融资压力,但是,由于上述两家企业均承担了“联保小伙伴”的贷款,且数额巨大,高达5000万元以上,被银行列为风险企业。本来可以用来救命的贷款也只好作罢。
    多家企业主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企业被贷款掐住了脖子,已经喘不过气来了。能破解联保贷款成灾的唯一途径便是“延长贷款期限,从一年期延长至3年或5年,期间只需支付银行利息即可,无需每次贷款到期便还款(续贷)”。
    石传明认为,那些毫无市场前景,盈利能力差的企业应该倒闭,不过像他这样属于战略新兴、节能环保等国家政策支撑产业,有市场、有客户、有核心竞争力、有科技含量的企业应该获得银行贷款,帮助企业渡过难关,而非“一刀切掉”。
    银监会救急,银行仍谨慎
    7月底,银监会出台方案,符合条件的小企业可以主动申请续贷,同时要求对银行有竞争力的企业不盲目抽贷。不过,银行目前仍在保持观望。
    对于企业主普遍反映的“续贷”以及联保贷款的风险分类,银监会分别于7月24日和7月28日给出了答案。
    7月24日,银监会出台《中国银监会关于完善和创新小微企业贷款服务提高小微企业金融服务水平的通知》,符合条件的小企业可以主动申请续贷,并已将该通知下发至各商业银行。
    而对长三角、珠三角等诸多处于联保互保绝境中的小企业,银监会7月28日再度开出一份单独的“药方”。记者从一份由银监会下发的《关于加强企业担保圈贷款风险防范和化解工作的通知》中看到,对于暂时出现资金链紧张,但属于战略新兴、节能环保等国家政策支撑产业,有市场、有核心竞争力、有科技含量的企业,银监会要求银行不应强行要求马上偿还所有债务,不盲目抽贷、压贷、缓贷。可通过重新评估贷款期限、增加有效抵质押物等方式,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大限度地保全银行债权。
    同时,银监会要求商业银行不得单独抽贷。只有市场发展前景不佳的产业,或资金无盘活希翼、有贷款诈骗嫌疑,甚至躲避还款、逃避银行债务的,才要及时采取诉讼手段,保全资产、减少损失。
    据悉,该文件主要针对长三角、珠三角等互保联保“重灾区”,重点监控银行贷款依存度高、民间融资依存度高、生产经营不正常的担保圈企业。
    昨日,浙江省多家商业银行员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目前正在逐步排查联保互保小企业,并进行风险分类处置。待分类处置完毕之后,逐步开展续贷,缓解被拖累的优质企业。优质小企业续贷何日实施,则要等总部统一规定。
    “总行给地方支行的额度有限,银行出于防范风险的考虑,对小微企业有惜贷情绪,不愿放、不敢放”。多家商业银行负责人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8月13日,央行公布7月社会融资规模为2731亿元,同比减少5460亿元,大幅低于市场预期。这一数据被市场人士称为“史上流失*大值”,为五年来新低。
    政策未落实,企业盼监督机制
    企业主对银行的态度表示理解,但同时又希翼有相应的机制来监督银行,避免银行在放贷问题上,不落实或落实慢。
    对于银行的做法,不少小企业主表示理解,“毕竟商业银行也不是扶贫机构,喜欢放贷给大企业或优质小企业,放贷要求高收益。因此,进行风险分类处置,按小企业资质进行续贷,是银行的合理行为”。浙江绍兴一家企业主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不过,上述企业主均希翼“银行尽快落实”,否则“快撑不下去了”。
    石传明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按照银监会的规定,他的企业符合续贷条件。但是,他对此所抱希翼不大。他告诉记者,今年4月份国务院要求定向小微企业降准,释放贷款,但是镇上的多家商业银行均告诉他“要按总行规定来办,不会完全按照政策来为小微企业放贷”。
    “我希翼国务院以及银监会等部门出台的好政策能够建立监督机制,否则,商业银行不落实或者落实慢,小微企业依然很难贷到款”。石传明说,如果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店口镇上的不少企业将得以复活。
    讲述
    联保拖累订单越多企业越困难
    “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回到12年前:没有创办企业,没有豪车,也没有债务,骑自行车,载着妻儿”。浙江省诸暨市店口镇一位生产塑料水管的创始人周经理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现年37岁的他头发脱落近半,说话时不停地抽烟。
    2009年,政府实施4万亿元刺激政策之后,银行有大量的贷款,于是银行信贷员主动上门找到企业,评估土地厂房设备等资产,向其提供贷款。
    不过,发放贷款有一个条件,即需要至少找到2家企业成立联保小组,银行结合多家企业的贷款需求发放贷款,由企业自行根据需求分配贷款资金。“当时,谁也未曾料到会有2011年发生的经济危机,更不会料到联保小组成员企业会倒闭,所有的债务压到自己头上”。
    2011年,欧债危机逐步波及江浙等地,频繁引发当地企业老板欠债跑路事件。在此影响下,周经理的两位“联保”小伙伴生意下滑,于2012年底相继倒闭。1200万元的债务被按照当年的协议转至正常运营的周经理的头上。一时无法拿出这笔钱的周经理,只好任其逾期,企业因此遭遇“信用危机”,旋即被银行“收贷”。即收回所还贷款后,不再向企业发放新的贷款。
    周经理表示,相比1200万元的债务,银行的“收贷”更令企业陷入绝境。由于订货方要等拿到货之后,才会付清余下款项,而企业购买原材料时必须一次性付清,其间的周转加剧了企业的经营困难。致使“订单越多,企业越困难”,甚至需要舍弃一部分订单,导致现在企业订单越来越少。如果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企业恐怕也将面临倒闭。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